top of page
Wooden Furnitures

案例分享

來看看人們是如何通過回溯治療治癒自己的...

01

「有人在背後監視我...是幻覺嗎」

Karla人生中一直有隱隱被人監視的感覺,充滿著一種揮之不去的、莫名其妙的恐懼,時不時會檢查身後是否有人在跟蹤她,這讓她非常困擾。

 

當進入治療的時候,Karla回溯到自己小時候5歲的一幕,當時的自己因為做錯事而被母親罰跪,而母親為了收集證據,告訴她曾在背後觀察和監視了她好幾天。當她知道她曾被母親監視的那一刻,背後突然升起一種寒冷的恐懼,身體直接僵化、大腦一片空白。

在回溯治療師的繼續引導下,Karla回溯到了她前世莫斯科女孩的一幕。當時的她也是差不多5歲,住在一個積雪的小村莊。一日,一個在遠處觀察她很久的男人,終於趁她父親不在家時,衝到她家去抓她。她嚇得躲到桌子底下,並看到男人的雙眼透過窗戶往裡尋找,仿佛馬上就要找到藏在桌布底下的自己。女孩感到不寒而慄的驚悚和恐怖,也是在那一刻,她才明白到這個男人觀察她的原因背後,是有想要抓她的心思。這種被監視的恐懼感在前世被凍結,並在今世母親的管教中被再次激發。

通過僅僅一節治療,前世莫斯科女孩的驚悚和恐怖被療愈,今世的Karla也明白到當時母親只是採用了一些她自認為對的管教方法,而並非想要害她。

 

曾經困擾Karla一生的被監視的恐懼感從此完全消失了。

02

「我好厭惡我自己...」

當一個人感到自我厭惡時,可能是源於前世或被羞辱地對待;當感到自責愧疚時,可能是源於前世對深愛之人做錯了事情。林可經歷了兩種能量相交織的感受,這兩種感受的矛頭都指向自己,讓她在生活和工作中經常陷入抑鬱感中而無法自拔。

在首次回溯治療中,林可回到了一個埃及公主的前世,因意外死亡,身體被掏光制成木乃伊,靈魂因目睹了整個過程而對身體產生了深深的自我厭惡和羞恥。通過療愈,公主的靈魂了解到自己的木乃伊身體成了母親的精神支柱,而她是在用另一種方式在貢獻自己的力量和價值。通過療愈前世對身體的厭惡,林可看到了自己獨特的價值,不再厭惡自己。

在第二次治療中,林可回到了一個年輕漁民死亡的一世,他在死亡時想到無法繼續照顧家人,對妻子產生了巨大的自責和內疚感。通過治療,漁民理解到,在靈魂契約層面,他的離開是為了給妻子創造從困境中學習堅強的機會,他恍然大悟,妻兒的生活困境並不是他的錯。在這一世中,林可曾經為父親的手術簽字,但父親最終死去,她為此自責愧疚不已。在明白到別人的苦難不是她的錯之後,她感到如釋重負。

在最後一次治療中,和自我相關的議題還剩下被丈夫接納的需要。林可回到一個天文學家和哲學家的前世,這位學者因為前衛的思想和敢說真相而不被主流及世人所接納,最後被處以極刑抱憾而死。經過療愈學者和民眾的關係,學者原諒了眾人,也最終被群眾所接納和理解。回到今世,林可理解到丈夫反對她工作是因為不理解她的工作,更害怕會失去她。她原諒了丈夫,在內心也不再強求丈夫理解她的工作,更不會因為丈夫的不接納而不開心,而是選擇堅持自己的道路。

通過三次回溯治療,林可自我厭惡的症狀已經從7分降到0分,不再複發。

​有關林可的案例內容詳情,請點擊這裡閱讀

03

「你為什麼不相信我說的?!」

Yvone飽受憤怒情緒的困擾,當想到和前男友的對話,或者與母親的對話,都會讓她不能控制地爆發脾氣,然後又因此難過地哭泣,嚴重影響她博士論文的進度。在回溯治療中,治療師追蹤著Yvone的情緒,回到人生中一些暴怒事件的記憶,通常都是在她嘗試表達自己卻被對方否定情緒、否定想法的時候發生,漸漸地她開始關閉自己的心靈,從暴怒轉向抑鬱。

 

治療師跟隨著Yvone的記憶,繼續追蹤這一情緒困擾的根源,並來到她在中國抗日時期做通訊員的前世。通訊員在當時複雜的政治環境中給敵方傳遞了消息,雖然無害,卻被組織抓起來審問。通訊員在審訊過程中大聲和審問員辯護,無奈雙方各執一詞互不相信,他焦急萬分「「你為什麼不相信我說的?!」。情緒逐漸失控的審問員在威脅他時,不小心用火鉗燙傷了他的大腿。他在感到被人否定的憤怒的同時,內心也升起了身體被人虐待的恐懼,這兩種情緒能量交織在一起,深深地烙印在他的心靈中。後來他雖被釋放,但卻一世生活在害怕又被人抓的恐懼中,臨死前帶著曾經的創傷離開。

 

通過僅僅一次的回溯治療,Yvone前世的身體和情緒得到了療愈,她對自己今世創傷的源頭也有了新的理解。曾經的她會把內心創傷的矛頭指向身邊親近的人,包括母親和前男友,但現在她明白當自己被人否認敘述時,體內感受到的暴怒原來是來自於前世,更明白了為什麼會覺得正在被對方虐待,雖然今世的母親和男友並沒有對她造成肢體上的傷害。

 

兩三周後,當我再聯絡Yvone時,她暴怒和抑鬱的症狀已經完全得到改善,不再影響工作進度。

bottom of page